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代表履职 > 代表建言
陈欣:重视和发展家庭教育

[发布日期:2018-05-24 ]  本文已被浏览过   次   字号:

 
    教育始于家庭。家庭教育作为培养人的最根本的教育,堪称真正的人生“起跑线”。它关乎一个民族的整体素质,关乎国家命运和社会进步。家庭教育的特殊性,也是另两大教育支柱——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所无法替代的。但家长自身的素质与教育能力参差不齐,家庭教育缺乏有效的社会支持系统,家庭缺乏系统的理论和研究方法,服务对象上重孩子而轻家长等,使得家庭教育的价值还远远没有被重视,主要表现在:
    1.家庭教育服务指导机构缺乏必要的准入机制和专业规范,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市场混乱;
    2.专职家庭教育工作人员缺乏,现有人员专业化素质不够;
    3.重智轻德、重知轻能成为家庭教育的普遍趋向,导致了家庭教育的缺失或者失位,“问题孩子”的背后多有“问题家长”;
    4.家庭教育的立法状况与其在现代国民教育和终身教育体系中的重要地位不相适应。有关家庭教育的法律条款散见于多部法律之中,不够系统,缺乏专门的家庭教育法,与国家教育和社会教育的法制建设相比,家庭教育的法制建设明显滞后等等。
    这些问题制约着家庭教育的健康发展,亟需立法予以规范、约束和引导。然而家庭教育立法需要适当的社会条件作支持,需要政府的法治意识和能力提高作基础,需要家长素养和经济条件作根基,也需要立法者自身的专业积累作铺垫。考量现状,我建议:
    在我市先行出台《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建立家庭主体、政府主导、学校指导、社会参与的机制,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推进家庭教育事业发展。
    1.南京市可以先制定《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建立起公共保障体系,为家庭教育提供公共服务,助推家庭教育规范化、专业化、系统化的发展。
    2.《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属于社会法,主要调整对象不是家庭内部,而是家庭政策和支持系统,关注政府、社会、学校等对家庭教育的支持、服务与帮助。一是通过立法保障未成年人受到教育,保障未成年人全面发展,保证每个家庭,特殊需求的家庭,获得必要的支持。二是通过立法加以必要的规范,包括规范政府责权,服务机构的行为,家长的行为。三是指导服务,政府担负起责任来,最大限度调动资源,为家庭提供更科学、专业、系统的指导,提供更全面,更多样化的服务。
    3.家庭教育的关键不是父母以怎样的方法教育孩子,而是父母以怎样的理念和表现来自我教育并言传身教。家庭教育立法不仅是要倡导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教育理念,关键是要规范与理念相适应的父母言行。所以应该明确,从家庭角度而言,家庭教育立法不应束缚孩子,而应规范父母。 
 
 
上一篇  申新军:加大对中小企业发展的支持
下一篇  王永怀:国有企业职工小区“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工作的建议